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章 爸爸,我不上學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章 爸爸,我不上學了!字體大小: A+
     

    劉長青的壓力其實特別大。

    他本質上算是一個心地善良的男人,看不得太可憐太悲慘的人或者事。

    但當這些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忽然有一種想要哭出來的感覺。

    家徒四壁,白色的牆面大面積的脫落露出了裡面的水泥牆,拐角處也有著發霉的跡象,對於如今這個髒亂的環境,劉長青是很嫌棄的。

    並不是不能吃苦,而是帶著一對兒女,已經帶入一名離異父親的角色中的劉長青,想承擔起作為父親的責任。

    一兒一女,兒子叫劉知躍,女兒叫劉夏芝。

    名字是前妻取得。

    在沒有離婚前,一對兒女對前妻喜愛有加,但劉長青沒有忘記,前身的記憶中,那天磅礴大雨。

    消失了有一段時間的前妻,冷淡著臉進入屋內,外面停靠著一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她則是輕描淡寫的收拾著自己的物件。

    頹廢好久,對離婚堅決不同意的劉長青則是看著對方再一次遞過來的離婚協議。

    她的條件只要一對兒女的撫養權,不要任何財產。

    而那時已經絕望的劉長青,則是在暴怒下,拒絕了對方,並且說出了就算一分財產都不要,也要孩子們的撫養權這句話。

    而在一旁的一對兒女。

    上小學的女兒,哀求著她自己的媽媽不要走。

    初中的兒子則是無動於衷,只是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她。

    而她的表情不為所動,掙脫開女兒死死抱著她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家。

    最終她帶走了家中她自己的東西。

    幾天後,重新起草的離婚協議也帶走了屬於劉長青的財產。

    這也是為什麼穿越過來之後,劉長青會狂抽自己嘴巴子的原因。

    讓一個女人,放棄了一對兒女的監護權,孑然一身的去追尋所謂的愛情,帶走的是當時劉長青的所有財產。

    劉長青相當於是凈身出戶,除了一對兒女。

    他現在十分的惆悵。

    不過好在,已亡的父母留下來的這棟老房子沒有被劉長青的前身賣掉,以至於現在最起碼還有個住的地方。

    看著在記憶中十分熟悉又覺得十分陌生的屋子。

    是記憶中的父母奮鬥了大半輩子買的房子。

    在一個挺偏僻的地方,一個挺老舊的小區,買的一個五樓的房子。

    大概一百多平的樣子,三室一廳,一廚一衛。

    小倒是不小,就是看起來有些破。

    雖然在來之前已經打掃過一次,但畢竟年代久遠,難免空氣中會有一種奇怪的味道。

    現在劉長青把所有窗戶打開通風透氣。

    從回到家之後,劉長青的兒子劉知躍就一直沒有說話。

    他似乎在思考著,胖胖的臉蛋上帶著一絲茫然。

    在劉長青掃地的時候,他的大腦似乎想通了什麼,臉上的茫然消失,浮現的是決然之色。

    起身走到了劉長青的面前。

    被胖胖的肚子頂到腦袋的劉長青退後一步,看著自己的兒子。

    還沒來得及張口說話,就被劉知躍所說的話驚的目瞪口呆。

    「爸爸,我不上學了!」

    「……」

    劉知躍考慮了很多。

    十五歲的年級,其實也懂了很多。

    不像那個還在上小學的妹妹,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哭著對著一個人喝著悶酒的父親喊叫,喊著「我要媽媽,我要媽媽」之類的話。

    他其實已經知道了。

    母親喜歡上了別的人。

    她主動的不要這個家,放棄了自己也放棄了妹妹。

    父親那段時間,整天將自己關在屋子裡,一整天都不會說一個字,一瓶接著一瓶,啤的喝完就喝白的,就連自己和妹妹的伙食也是隨便的從超市搬了一箱李師傅速食麵對付。

    從前天起,父親不在喝酒。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對這個家來說是一件好事。

    劉知躍不想再給這個家增添負擔,他現在想要賺錢,想要分擔這個家的勞累。

    搬磚越好,去端盤子刷盤子也罷,只要能賺錢……

    忽然,感覺一隻手落在了自己的頭頂。

    劉知躍看著自己的父親。

    臉上帶著笑意,劉長青揉著小胖子的腦袋。

    「想什麼呢,爸爸還沒落魄到需要自己的兒子去打工賺錢的地步,你老老實實的上你的課,錢的事情我有辦法搞定。」

    「可是……」

    「放心吧」

    打斷了劉知躍的話,劉長青繼續掃著地上的頑固污漬。

    「你能考上好的高中,好的大學就是對爸爸最好的回報。」

    堅定的聲音,像一把鎚子敲擊在了劉知躍的心臟上。

    「咱家,不差錢」

    打掃完,走進卧室。

    劉長青一頭扎在了床上。

    這大概是身為男人最後的倔強,再怎麼說也不能在孩子面前提沒錢的事情。

    腦子中回想著。

    3000元,短時間內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最大的問題是在過一段時間就是暑假,暑假過後的下學期的學費該怎麼辦?

    兩個孩子是私立學校,在這個年代一個人也達到兩千多的學費,在以前看來倒也算不上什麼大數額,但現在來看的話,簡直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上一世,劉長青只是一個剛剛走出校門幹了一年不久的畢業大學生。

    上一世自己從事的是設計專業。

    在廣告公司,做做海報之類的東西。

    現在來看倒是有可能是十分稀缺的人才,但是,自己什麼水平心裡有數,劉長青並不覺得自己是時代的寵兒,以現在一副三十五歲的軀體,再去那樣加班熬夜,他怕自己先交代在哪。

    和上一世不同,這個世界,版權意識相對看重。

    劉長青的腦海里一直有一個想法。

    寫小說。

    高中至大學的七年間,劉長青沒少看過網路上的小說,各種套路,各種爽文手段都被探索的一清二楚,在這個和上一世2005年一樣的娛樂水平的年代,劉長青覺得把腦海中,存留印象的小說描繪出來,或許有些出路。

    不過也不能太過樂觀,萬一這個世界的人不吃那一套,撲街了怎麼辦。

    劉長青覺得自己應該找一個後路。

    昨天路過的那家書店,貌似在尋找店員……

    還有個電腦…

    先想想該寫哪一本?

    就不投實體了,這個世界的網路上也興起了所謂的網路小說,劉長青也掃過幾眼。

    那種騷套路,爽文套路,小白套路還沒出現之前的網文。

    他覺得有搞頭,就先從所謂的口口相傳的恐怖如斯開始吧。

    斗之力,三段!

    ————

    書店老闆很詫異像他這樣的中年男子來應聘這樣薪資不高的崗位。

    但也沒有太大的意見,拍案間兩人談妥。

    早上七點,晚上六點下班。

    不管飯,一月兩千。

    在這個城市,算是較低的薪資,好在離自己現在住的地方並不算很遠。

    老闆似乎還有其他的生意,這個書店似乎也不賺錢的樣子,他告訴劉長青的意思也就隨便弄弄。

    這大概就是有錢人的想法吧。

    劉長青覺得自己摸不著頭腦。

    總而言之,明天正式上班。



    上一頁    下一頁